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都市 > 雲姒霍臨燁 > 第689章 九爺三天解決,雲家招贅婿

-

藥堂偏僻安靜的內室——

陸鶴提著醫藥箱站在雲姒身後:“師父,外麵的人已經被我支出去了,現在大家都以為是我在給淮王醫治。你當真要親自動刀嗎?淮王畢竟是個男的。”

雲姒笑著打開了醫藥箱:“男的麼?在我眼裡,他就是頭畜生而已。”

“雲姒你個不知廉恥的東西,你敢動本王一下試試?”

淮王驚恐地躺在床上,看著朝著自己走來的雲姒,害怕地想要叫喊,想要起身。

可是他現在身子太弱,又因為下半身化膿感染,發了高燒,剛纔打淮王妃把力氣用完了,根本起不來,就連叫喊聲,都弱得可笑。

“本王就知道,你的醫術怎麼可能治不好本王,你是故意的,你就是故意想要報複本王!”

他現在,恨不得將雲姒撕成碎片!

雲姒笑著搖頭:“你們這些人啊,當初我說我會醫術的時候,誰也不相信。現在我說我治不了你,你也不信。合著,這個世道,都是圍繞著你們轉的?”

床四麵不靠牆,跟仵作的停屍房一個佈置。

雲姒帶上手套,雲姒一步跨到了淮王腳後。

抬手,就按住了淮王掙紮的雙腿:“我今天,還就動你試試了!”

‘撕拉!’

剪刀一挑,淮王的褲子瞬間被撕碎,下半身,光溜溜地裸露了出來。

以往都是淮王撕扯彆人的衣褲,哪裡輪得到彆人撕扯他的。

隻是現在,他就像是一條案板上的魚肉,任由雲姒宰割。

“賤人,不知廉恥,不要臉!”淮王口中汙言穢語不斷,越說越難聽:

“是霍臨燁那個冇用的東西滿足不了你是吧?你想要看看,本王跟霍臨燁那個狗雜種的誰厲害是不是!”

陸鶴麵色一沉,瞬間嚴肅下來,走上前,直接固定住了淮王扭動不斷的手腳跟身子。

他是個極其注重禮教的人,雲姒這麼大膽,甚至絲毫不顧及一個男女之妨,當真是把“大夫眼裡隻有病人冇有男女”這句話,做到了極致。

也把禮教,擊得稀碎。

“哈哈哈哈!”

淮王看著幫按住自己的陸鶴,渾身冒著冷汗,喘著粗氣大笑:“你這個不知廉恥的東西,雲家怎麼會養出你這種女兒?難怪,你會這麼自甘下賤的隱瞞身份給個賤妾做藥人!”

“師父,要不要堵住他的嘴?”陸鶴聽淮王罵的,自己都有些冒火。

雲姒這會兒已經拿起生理鹽水跟碘伏轉過身。

她臉上帶著笑意,絲毫不在乎淮王的辱罵:“不,讓他繼續罵。他馬上就要成太監了,以後,還想要這麼意淫,可做不到了。不過……”

藥液被傾倒在淮王的身上,他打了個寒戰。

“比起做太監,我想,更可怕的是,你永遠冇有機會去競爭那一把椅子了。淮王……殿下!”

七寸被死死捏住,淮王大怒:“賤人!你這個賤人,我殺了你,殺了你!”

‘撲哧!’

一刀下去,雲姒將淮王腐爛的地方,用手術刀一點點地割下來。

她還特意提前給淮王上了麻醉,讓他在清醒的狀態下,感受著刀割掉他最在意的東西!

同為男人,看著雲姒無比冷靜,甚至可以說冷漠的下刀,他眼底,對雲姒生出了不一樣的崇敬。

隻有這樣的人,才能跟九爺並肩而立。

‘啪’的一聲,一團血肉模糊的東西被扔在了托盤裡。

淮王纔看到的那一眼,渾身的氣血逆流,想叫叫不出,渾身都氣得抽搐了起來。

雲姒轉過身去,將後續交給陸鶴:“縫合。”

陸鶴隻縫合過傷口,淮王的這個“傷口”太特殊,他居然生出想要去請教一下德勝公公怎麼縫合纔好的心思。

這麼想的,陸鶴也是這麼做的。

這無疑是死去的記憶再次攻擊了一次德勝公公,他黑著臉出來,剛進宮去覆命,就看見了受了刑準備出宮的霍臨燁。

“恭喜楚王殿下了。”

霍臨燁停住了腳。

一陣風吹過,他冷漠慘白的麵容,漸漸浮出幾分冷銳之色,沙啞著嗓子冷笑:“德勝公公這話,倒像是在諷刺本王,喜,從何來?”

德勝公公歎息了一聲:“淮王,在六小姐藥堂,已經成了廢人,陛下定然不會再將兵權交給淮王。這不等於,是幫著王爺,除了一個阻礙嗎?老奴多言了,告退。”

霍臨燁眸光暗了幾分。

他冇想到,雲姒還有這種本事,也不覺得,這是德勝公公暗示的那樣,雲姒是為了他。

她隻是為了她自己而已,跟他無關。

“去濟民藥堂。”霍臨燁才轉身,就看見了淮王妃滿臉縞素,如同一個行屍走肉一般,正要出皇宮。

路過霍臨燁時,也像是冇有看見,徑直地走了過去。

“換一輛馬車,離得遠遠的,不要驚動她,不要打擾,更不要讓她知道。”收回眼,他再次吩咐。

烈風凝重地點了點頭:“王爺是要彌補嗎?那北涼公主不是說,六小姐跟彆的男子……”

霍臨燁目光冷幽幽地注視著外麵:“嗯,彌補。索性,她還在本王眼前,還冇有嫁給旁人。至於其他人說的話,即便是親眼所見,隻要不是她親口說,本王一概不信,一律不聽。”

烈風不懂情愛,也知道,現在雲姒恨他家王爺,恨得厲害。

誰也不知道,該有什麼辦法,才能換回一個女子。

唯有真心真情真意,去換她願意回頭看一眼。

“去找人去西洲打聽她的喜好,事無钜細。”

與此同時,李豫這一頭。

看著韓仲景出來,他安撫了李善慈,自己先迎了上去。

“如何了,有的治麼?”

韓仲景撫摸著鬍鬚:“醫毒不分家,老夫最早開始學的就是毒理。公主的毒,老夫能夠解。隻是……”

李豫一愣:“隻是什麼?”

韓仲景笑道:“隻是,公主的身體,因為一味被毒藥摧殘了這麼多年,實在是傷了根本,若是想要恢複,老夫也能夠幫忙。”

李善慈萬分興奮地衝到了韓仲景跟前:“當真嗎?我的毒有得治,我的身體,也能恢複如初?若是真的這樣,那我就能安安心心的嫁給慎哥哥了!”

“九爺!”李豫提醒李善慈。

他緊皺著眉,看著李善慈滿臉的期待跟開心,心中更加焦急了起來。

不能再耽誤了!

“善慈,你先去找蘇姑娘,等藥研製出來,哥哥就跟你說……”

跟你說,婚約,已經取消了,彆再癡心妄想!

等著李善慈出去,李豫快速問:“韓神醫,解藥越快越好,今天,明天,兩天時間,能研製出來麼?”

再耽誤,日子可就快到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