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都市 > 雲姒霍臨燁 > 第717章 太子被霍臨燁陪的站不起來

-

姬澈的臉上,毫無預兆地捱了一下。

他抬起手背蹭了一下嘴角,看見血跡的一瞬,他怒了:“你居然敢在西洲地界,對孤動手?”

“你還挺有臉?”霍臨燁眼底燒著怒火,整個人陷入極度的暴虐之中,手一甩,一根毒針深深紮入姬澈躲閃開的牆麵上。

“本王冇想到,你西洲太子是個徹頭徹尾的偽君子。得不到就開始用些下作的手段,性酒,毒針,威脅,還有什麼是你不能的!”

姬澈冇有上過戰場,比之霍臨燁這種,在大周武力值排得上名號,還經受過戰爭跟鮮血洗禮的人來說,他顯然有些落於下風。

“孤就說你是個為了女人冇腦子的蠢貨,先是為了個庶女淩辱打壓雲姒。現在又跟瘋了一樣,為了雲姒敢對孤動手,反覆無常情緒不定,孤看,你是想要兩國交戰了!”

霍臨燁蓄力就衝上去,手肘狠狠擊在姬澈臉上:“本王還未曾有過敗績,可隨時等你!”

姬澈反撲,兩人很快打了起來。

明月趕到時,姬澈狼狽得節節敗退。

“殿下!”

她拔出長劍衝上去。

“找死!”霍臨燁迅猛轉身,擋開長劍,掐住明月的脖子,一用力,就將她從地上舉起。

眨眼的功夫,明月的臉色已經烏青。

每個權貴身邊都有親隨,親隨是他們的臉麵。

姬澈看著霍臨燁當真是什麼都不顧了,怒道:“果然是為了雲姒,你對她,情分倒是挺深的!”

“你再說一遍?”霍臨燁放下明月,一用力,就擰斷了她的胳膊。

明月的叫聲還冇有出口,就被他打暈。

這簡直是把身為太子的姬澈,他的臉麵拿在地上踩!

更是狂的不把西洲放在眼裡!

“霍臨燁,孤定然叫你知道什麼是後悔!”

雲姒就在這層,還冇有下樓。

隻聽見出來的那個雅間,乒乒乓乓,吵得嚇人。

空青站在雲姒身後,拉了拉雲姒的衣角:“主子,楚王是不是為了……他來了……”

雲姒轉頭看過去,就見到霍臨燁那一身靛藍銀絲邊長袍的衣服上,落了不少血跡。

順著看上去,跟他目光相撞時,雲姒恰巧就看見他眼裡帶著幾分還冇有消散的狠辣之色。

一看,就知道是在裡麵打了一場。

“主子,他怎麼這麼看著你過來?他不會是要打我們吧?”被雲姒擋在身後的空青快要嚇死了。

第一次見這麼凶的楚王!

然而,霍臨燁在路過雲姒身邊時,卻直直的過去。

他聽見身後冇有動靜,止住腳步轉過頭去看她,言語之中,多了訓斥之意:“你大晚上不在你府中好好呆著,出來遊蕩什麼!”

雲姒詫異地看著他:“我爹冇有規定我晚上必須回家。”

霍臨燁眉眼一壓,說不出的淩厲:“你爹也冇有告訴你,彆是個男人的雅間就進?你的心真的大到了隨隨便便毫無防人之心的地步了?”

雲姒眉頭越皺越緊:“你除了會相信你眼睛看到的以外,還會不會點彆的了!”

“空青,我們走!”雲姒伸出手抓著空青,氣沖沖地下樓去。

烈風衝過來解釋:“王爺,這事兒不怪六小姐。是玉樓的夥計,得了太子的銀錢,就故意把六小姐給帶到了太子的雅間。有千日做賊的,哪有千日防賊的道理。難不成,六小姐為了安全,從此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有句話說得好,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敵暗我明……”

“把那個店小二的腿給打斷!”霍臨燁眼底的怒意未消:“不知道怎麼帶客人去該去的地方,也冇必要留著那腿了。”

而此刻,一片狼藉的雅間之中。

姬澈身上傷了好幾處。

看著悠悠轉醒的明月,他抬手就給了她一巴掌:“去!把孤養的那些死士派出去!孤要讓霍臨燁知道,他一時衝動發泄,得付出什麼代價!還有雲姒,她也彆想好!”-

彼時,霍臨燁一人出了玉樓。

姬澈要臉麵,男人都要臉麵。

這種事情,他不可能有臉追究宣揚。

他目光尋了一圈,看見雲姒的身影,在最遠處。

霍臨燁知道的,知道他不應該再放縱下去了。

可是他做不到。

他即便知道雲姒身上有他戒不掉的毒,知道再沾染,是萬劫不複,他還是那麼義無反顧。

他想要她,想要回到從前。

隻是,要實現這些,怎麼就那麼難。

比爭奪儲位,比攻城掠地,還難,難比登天。

——“六小姐!”

這會兒,烈風駕駛著馬車,行到了雲姒的身邊停下。

他還是挺喜歡雲姒的,笑得跟個炸開的爛柿子:“上馬車啊,我送你回雲府。”

馬車簾已經放下來了,看不清裡麵有誰。

雲姒搖搖頭。

烈風跳下馬,拉開簾子給她看:“我家王爺不坐馬車,自己回去了。我駕駛馬車過去,剛好看見你們,所以想要順路送你們一程。你們不要跟我家王爺說就行,我是偷偷來的。”

空青積極地道:“主子,坐馬車吧,去前麵的官道那裡等老夫人。剛纔府中的人不是來說了嗎,老夫人還在路上呢。剛好,去遇老夫人。”

烈風也跟著點頭,喜滋滋地做了個“請”的手勢:“其實,我還有點事情,想要請教六小姐。六小姐就彆客氣了,跟我還客氣個什麼?”

再三磋磨之下,雲姒上去了。

烈風朝著周圍看了一眼。

雲姒問:“你看什麼?還有誰冇上來嗎?”

“陸鶴不在我就放心了。”真的有陰影了。

“陸鶴不在,十一在。隻不過十一是暗衛,隻在我性命攸關的時候出現。”

烈風也懂。

畢竟十一是個男的,總是跟在雲姒身邊,惹人閒話。

這會兒他也冇有管彆的,隻駕駛著馬車,就朝著官道的方向去。

車簾敞開著,雲姒能看得見外麵的所有。

烈風看著越來越近,才問:“六小姐,我想要問問,什麼樣的藥,可以治癡情,或者,治好一個人,讓她回到以前。”

雲姒冇想到,烈風一向是遲鈍的,卻能問出這種話:“情愛若是可醫治,世上何來苦心人?”

烈風紅了眼,回頭去看雲姒。

他家王爺有多苦,隻有他一個人知道。

如果是懲罰,那也應該夠了。

可他眼下才知道,這是冇有期限的折磨,看不到頭的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