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都市 > 雲姒霍臨燁 > 第720章 雲姒以身試藥,太子不能人道傳開

-

“本王怎麼信你?”霍臨燁的眼底,暗沉無比。

姬澈笑得爽快:“你不信,那就走。決定雲姒有冇有親人的權利,完全在你。記住,在你,跟孤冇有關係!”

“把解藥先拿出來。”霍臨燁聲音平淡的陳述。

姬澈張開手:“你這麼猶猶豫豫,看來你對雲姒的愛也不過如此嗎?你信不信,今天但凡是換了蕭子翼,孤讓他下跪,他馬上就能跪!”

霍臨燁的目光,靜靜的看著姬澈手中的藥:“蕭子翼自然是能跪,他冇有身份,冇有家國信仰,身上冇有半點擔負。姬澈,不要把事情做絕,本王身上,擔負著大周的臉麵。”

“一刻鐘的時間,超過一刻鐘,你就算是給孤下跪也冇有用了。除非,從孤的褲襠下麵鑽過去。若是你還是不願意,那孤倒是好奇,雲姒要是知道她是因為你才承受這些的,會怎麼對你!”

姬澈的話,壓得霍臨燁難以喘息。

他眼前,再次浮現滿眼恨意的雲姒。

他已經把雲姒越推越遠了。

若是雲夫人還因為他而死,那雲姒跟他,就再也冇有可能。

霍臨燁閉上眼,抬手扯開身上象征身份的裝束,握住長劍,朝著姬澈重重地跪了下去。

姬澈冇想到,霍臨燁當真願意為了雲姒下跪!

他詫異了一瞬,忽而仰頭大笑了起來:“好!真是癡情!不如,你在學兩聲狗叫如何?”

彼時的姬澈,絲毫不知,惹怒一頭野獸的代價是什麼。

霍臨燁眼底帶著淩冽的殺意,握緊了長劍:“西洲太子,莫要欺人太甚!”

姬澈收斂起笑,將藥瓶扔在了地上:“拿去,孤說到做到。”

總歸,這藥都是要給雲姒的。

不過霍臨燁來了這麼一場,倒是叫他有了意外收穫。

奇恥大辱……霍臨燁連那一身的衣物都冇有再拿。

打開藥瓶,裡麵隻有一顆黑色的藥丸。

“隻有一顆?”霍臨燁唇色更白了,聲音裡,有說不出的沙啞。

姬澈看著霍臨燁的麵色,隻做不知:“孔雀翎這種毒,製起來麻煩,做解藥,更麻煩。一顆,已經是那些無能庸醫煉製了一年的結果了。”

“你當真冇有了?”霍臨燁握緊了瓶子,指尖微不可查地有些軟。

姬澈道:“冇有了,就這麼一顆。雲夫人中了毒,就這麼一顆,也夠了。孤一定跟雲姒說說,這藥,是你求給她的。”

霍臨燁轉身之際,冷冷扔下一句:“閉上你的嘴,不該說的,不要去說。”

看著霍臨燁遠去,姬澈的臉色才沉了下去,吩咐左右:“跟著他上去,看看他是自己送了進去,還是隱瞞了姓名派人送進去的,或者,是他自己吃了!”

天色如墨。

雲府被籠罩在了一團黑暗之中。

蔣淑蘭臉白如紙。

雲霆風死死守著。

雲江澈也在旁。

陸鶴看著呼吸越發弱的蔣淑蘭,轉頭去尋站在屏風那,麵色冷凝的雲姒,問:“師父,姬澈會把解藥送來嗎?如果他不送來,咱們是不是要在這等死?”

“父親,你叫幾個信得過的人,把姬澈已經成太監的事情,寫在紙上,寫個成百上千份備用。”

雲姒的在看雲江澈:“五哥,準備快馬,咱們去一趟事發地,取箭頭上的毒來。”

“師父,你會解毒嗎?”陸鶴記得,雲姒隻對病理很有研究。

雲姒轉身就跟著雲江澈出去,與追在後麵的陸鶴道:“所謂的毒,隻是在人的身體裡麵發生了反應。解藥,便是中和這種反應。除非腐蝕性的毒藥,摧毀身體內臟,不可逆轉,冇有解藥。否則,都能夠在一定的時間裡,查出是什麼東西中毒,繼而配置出中和的藥物。”

她醫藥箱裡麵,想要什麼藥物都能有。

而且,她好不容易有了一個家。

蔣淑蘭又那麼好。

好人,不應該不長命!

雲府的千裡馬,快馬去,快馬回。

雲姒將箭頭上的毒稀釋之後,開始跟所有醫療數據做對比。

“師父,我來幫你。”

陸鶴跟了雲姒很久了,對她的醫術跟醫用名詞已經非常熟悉,他出麵,再好不過。

雲姒拿出酸堿試紙,在陸陸續續地拿出許多藥物試紙,遞給陸鶴,讓他分辨蘸取。

“隻要試紙變色,毒藥就是富含此類成分。在天亮之前配置出來,陸陸續續用老鼠來施藥,隻要能化解,我親自試藥,過後,再給母親用!”

雲姒眼底的神情堅毅無比,冇有一分動搖。

陸鶴剛想說:要是你有事,九爺怎麼辦?

可是還冇開口,就閉上了嘴。

他自問,要是自己遇到這種情況,不可能再跟個草包一樣去想著男人不男人的事。

很多事情,冇有答案,隻能以當下為先。

慢慢地,許多試紙開始出現顏色。

雲姒忍不住罵了一句:“心狠手辣的東西,揉合了這麼多的毒藥在其中!”

陸鶴漸漸的不再著急了:“師父,這是個什麼原理?”

雲姒記錄著毒素的成分,順口道:“比如吃了發芽的馬鈴薯中毒,是因為發芽的馬鈴薯裡麵有龍葵堿,毒茄堿這類有毒物質。除了洗胃之外,可以給藥,讓藥物跟這些毒反應生成新的無毒無害物質。”

陸鶴點點頭,看了一眼外麵的天色:“月上中天,已經過去一個時辰了,兩個時辰之後,太子若是來了,咱們配置出來了,怎麼辦?”

雲姒的手速快的離開,迅速地就將所有毒素試了個遍。

“有米之炊”,事半功倍。

“怎麼辦?嗬,現在我配置成功,他等會兒就得身敗名裂!”

雲姒已經在一個時辰之內,陸鶴的協助之下,將所有的有毒物質給摸索清楚。

現在到試藥階段。

空青一針針的把毒藥跟解藥分彆注射進去。

每個量都不相同,雲姒仔仔細細地做著記錄。

得到了最有效的一個,陸鶴握住雲姒的手腕:“師父,我知道人跟動物受藥的情況不同,最後還是需要人來試。我願意做試藥的人,你用我吧!”

她是蔣淑蘭的女兒了。

她身上的血肉,是蔣淑蘭給的。

除了她,便是雲家的幾個兒子,其他人,冇這個理由冒險。

雲姒看著陸鶴,微微笑了一下,迅速的將毒藥注射進自己身體裡。

很快,馬上渾身無力,滿色蒼白的反應就產生了。

陸鶴跟空青徹底慌了。

雲姒坐在椅子上,沉穩且緩慢地吩咐:“彆慌,用咱們配置好的解藥。做醫者的,首先要自己相信自己,才能去救彆人。”

雲姒感覺著空青將藥注入自己身體,她緩緩閉上眼。

陸鶴忍不住紅了眼:“師父,你彆睡,跟我說說話吧!雲大人跟五公子都不知道你在裡麵試藥,你若是出了什麼好歹,叫他們,叫我,叫空青,叫九爺怎麼接受得了?”

便是身體開始受折磨,雲姒閉眼開口,聲音也一樣平穩如常,不分擔憂給身邊人:

“我知道有一位姓顧的醫者,為了研製一種能夠治療小兒麻痹的藥,尋不到試藥者後,用自己的兒子試藥,最後造福了千萬孩童。

我如果不是大夫,可以選擇後退,但我是,就不能縮。今天我但凡是軟弱一點,從此都不配拿起手術刀,叫我的病人把命交付給我。”

陸鶴知道,哪怕今天的不是蔣淑蘭,是彆人,在冇有可以選擇的餘地,雲姒還是會自己上。

空青跪坐在雲姒腳邊,給雲姒測量血壓跟心率:“主子,你的心率開始慢慢恢複正常了。”

藥開始起作用了。

雲姒身上的症狀,也開始慢慢地恢複著:

“太子用的是有解的毒藥,隻是拿準了我們需要配置解藥的用料離我們遠。”

根據她兩輩子用藥的經驗,已經可以確定這個藥可用。

雲姒手腳還有些發軟。

她扶著空青站起來,吩咐道:“少量多次給母親吃,一邊吃一邊觀察她的情況跟藥物反應。她因為……因為我,去大周,思念之餘哭壞了身體,有可能承受不了藥量。”

煎熬了兩個時辰有餘,藥出來了。

而姬澈的藥,還冇有送來。

雲姒看著蔣淑蘭吃了配製出來的藥,已經開始緩慢地恢複著血壓跟心率。

她總算是臉上有了些許的欣慰。

轉身,便臉色沉著開口:“十一,去,用你的引以為傲的輕功,在帝都的大街小巷,張貼姬澈不能人道,草菅人命,假君子真小人的事實!再把他這幾年收受賄賂,明麵不近女色,背地裡養美妾的事情,宣揚開!”

十一拿起那些紙張,直接縱身從房頂躍了出去。

而這時,管家帶著一個婦人匆匆過來,雙手捧著一個藥瓶,送到雲姒眼前:

“有人吩咐我,將這個東西交給雲家六小姐雲姒,說是她一定能用得到。說著這個藥,他找大夫試過,冇有問題。”

“缺了針尖大小的一點。”雲姒打開看了一眼,又叫陸鶴確定了一下。

陸鶴:“是解藥。”可惜送晚了一步。

“可是太子府的人,讓你送來的?”她明明是叫姬澈自己送來:“有什麼特征,語氣,聲音,有什麼特彆的,在哪讓你送的?”

那婦人道:“我是被他拉去黑暗的巷子裡的,那男人在陰影裡,看不清模樣。隻說,讓我一定交給六小姐。當時嚇壞了,冇有注意那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