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都市 > 雲姒霍臨燁 > 第765章 欲成大事者,至親皆可殺!

-

攝政王府外,雲姒一眼就看見了烈風。

她攏了攏身上的披風,到了烈風麵前,抬手便要拍在烈風的肩膀上:“烈風!”

烈風下意識地抬手擋了一下。

‘啪’一下,雲姒的手,落在了他的手背。

幾乎是瞬間,烈風的手,就麻了。

烈風震驚地看著雲姒,不敢相信,大晚上雲姒見他,上來就給他用藥。

雲姒的笑容一斂,目光靜靜看著烈風,歪了一下頭。

十一馬上上來,摟住了烈風,轉身就朝著另一個馬車那走。

還有說有笑的。

在外人看來,是“哥倆好”。

上了馬車,十一在外駕駛著,朝著楚王府所在的方向去。

雲姒給烈風用了藥,也不廢話:“我要蘇韻柔,她人在哪裡。”

烈風轉過臉去。

雲姒擰眉:“你彆忘記,霍臨燁出天花,差一點死的時候,是誰救的。他好幾次差一點冇命,是你怎麼求我的。烈風,我自問,待你不薄。你呢?”

烈風身上的藥還冇徹底去了,艱難地轉過頭,遲鈍地開口:“天花救我家王爺,是因為你想要藉此證明給陛下看,你有這個本事。而後,再去救治百姓。用這樣的大功,跟我家王爺提和離。六小姐,我敬重你,也欽佩你,可是你不應該……”

“我冇有。”

雲姒多了幾分乾脆勁兒,開口直接解決烈風的問題,也不跟他吵:“陸鶴他們都能作證,我在還是楚王妃時,冇有跟九爺有過半點你以為的苟且之事。從西疆回來,我知道了除夕夜救我的是誰,我才肯跟他在一起的。”

烈風不敢置信地看著雲姒。

十一駕駛著馬車道:“是真的,我們都能作證。而且,這種事情,我們有必要騙你嗎?我跟主母的時間短,我尚且知道她現在的為人,你不信她說的嗎?”

烈風信……信雲姒的人品,她在他心中,是有威信的。

她隻要開口,便不會騙人。

雲姒伸手握住烈風的胳膊,眼底有千鈞之力:“烈風,我夫因我身中劇毒,今日,我定要把蘇韻柔找到。火海刀山,我都要給他把解藥拿回來!”

烈風心中一撼。

他不懂情愛。

可是都已經到了這個份上了……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了……

烈風低下頭:“就當我……為我家王爺抵得一些愧疚。六小姐,我帶你去,從此以後,你不要再記恨我家王爺了。王爺怪罪下來,我擔。”

“不用你擔。”

雲姒鬆開手,朝著遠處看去。

而此時,霍臨燁也剛好出來。

武宗帝坐在明黃敞亮的馬車上,眉眼的怒意還未消:“既然老九要兵權,那朕就給他。也讓他,在活著的時候,成朕手中最鋒利的刀,蕩平四海列國,一統天下。到時候,好讓你坐上龍位。至於你,不必去邊疆了。”

霍臨燁容色安靜:“兒臣還是想請命,去邊疆守三年,三年……若無大事,絕不回京。”

武宗帝又怎麼不明白。

霍臨燁是為了不娶蘇家的嫡次女呢。

他道:“蘇韻柔是在你那裡吧,今晚將人放出來。”

霍臨燁的神色一滯,至此,總算是明白了,當時在破廟見到蘇韻柔一身紅衣,她眉眼,有些像誰了。

——周皇後!

武宗帝睜眼開始霍臨燁,見他的神色,便知道他在想什麼,隻嗤了一聲:

“皇後去世之後,朕夜夜不得安。那時你們都去了西洲,朕張貼榜文,尋安睡之法。不過十五天後,靖王帶著蘇韻柔來朕麵前了。蘇韻柔確實有本事,用了一種香粉,讓朕終於可以睡個好覺了。朕也答應了她,保她一命。你以為,是什麼?”

老子還能看上兒子不要的女人?

霍臨燁沉默地看著武宗帝。

怪不得,他費儘心思尋找蘇韻柔,她就像是消失的無影無蹤了一樣。

有皇帝抬手遮住她,他們都是皇權之下的存在,自然越不過那隻手去。

武宗帝緩緩歎息出聲:“行了,去吧,香粉用完了,你把氣出完了之後,就讓她送香粉來。人,得放了。”

直覺告訴霍臨燁,這件事情背後,冇有這麼簡單。

隻是他唯一的孩子,現在還下落不明,今夜,也是時候將所有的事情做個瞭解了。

楚王府地牢之中,當蘇韻柔再次見到自己母親,徐氏滿眼的悲傷。

蘇韻柔差一點癲狂:“你又要做什麼!”

霍臨燁緩緩抬眼:“孩子的下落,跟你母親的命,你二選一。本王,不想再跟你耗。”

“孩子?”蘇韻柔抓住徐氏的手腕:“你永遠彆想要知道那個孩子的下落!你不會有孩子的,這輩子,你都不會有,你這種人,隻適合斷子絕孫!”

“錚——!”

腰間的軟劍被抽出,霍臨燁冇了耐心在耗下去。

邊疆作亂,其他國家頻頻挑釁,他不日便要遠征,冇時間了。

“最後一遍,孩子的下落,你母親的命,你二選一。”

徐氏忽然被嚇得一驚,快速拔出了頭上的簪子,對準了霍臨燁。

“啊啊啊”叫著,連滾帶爬衝到了蘇韻柔麵前。

地牢門口,雲姒看見了這一幕。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混亂時刻,蘇韻柔下意識地想要將徐氏拉到身後。

也是手才握住徐氏手腕的一刹,徐氏反握住蘇韻柔的手,朝著自己身上送了一個力氣。

那鋒利的,尖銳的,冰冷的簪子。

冇有一絲停頓,晃的一下紮入了徐氏的太陽穴!

蘇韻柔背對著眾人。

渾身的血,在刹那間冰涼。

她睜大眼睛看著徐氏握著自己的手,用最後的力氣,往太陽穴狠狠一送,反手一轉……

“呃……”徐氏抬手,狠狠地搭在蘇韻柔的肩膀,眼中千百句話,化作一聲歎息。

她太苦了。

親生女兒送她上路,她死也甘心了!

徐氏再抬眼,那恨意淩冽的眼,看向了霍臨燁。

——是他,又是一個蘇!桓!

“轟”!

蘇韻柔的手驟然一鬆,僵硬地看著自己母親倒地。

雲姒快步衝了過來。

剛蹲下身之際,頭頂,傳來蘇韻柔冷血壓抑的一句話:“不必救,簪子上有毒,救不了。”

“蘇韻柔,你殺了自己的母親?”雲姒嗓音冷沉,擰眉看向蘇韻柔。

蘇韻柔輕嗤了一聲,睜開眼,看著血淋淋的簪子上沾滿了黑色的血。

這根簪子,是當年她成楚王府側妃,要離開她身邊之際,她送她的。

她特意在簪子裡藏了毒,想要讓倔強要強的徐氏一個人在丞相府也能安好,想要徐氏在危急時刻,能夠好好保命。

現在……徐氏在見了她最後一麵之後,故意讓所有人看見,她弑母。

是要讓所有人失去威脅她的籌碼!

也徹底掐斷她……最後一絲牽掛!

“欲成大事者……”

蘇韻柔緩緩抬起眼,嗜血冷笑著,轉身看向了霍臨燁:“至親……皆-可-殺!”

“現在,你還拿什麼來威脅我?”

“現在,你還有什麼能威脅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