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都市 > 雲姒霍臨燁 > 第772章 出征,雲姒當著武宗帝孕吐

-

雲姒笑著勾住他的肩膀:“與你說笑呢,九哥,我分得清是非曲折,你是因為我才這樣的,我絕不離開你。否則,怎麼對得起你為我做的那麼多。若是我真的走了,等你哪天想起來,該有多難過。”

她紅了眼,低下頭,不叫他看見。

霍慎之抬起她的臉,輕笑:“你給我灌**湯的本事,彆丟了。”雲姒仰頭去吻他的喉結,輕聲軟語:“那你愛喝嗎?”

霍慎之輕撫著她纖細的腰,眸色轉深:“嗯,愛。”

他要低頭吻她。

雲姒卻躲開,側身端起桌上的粥,抿了一小口:“一點點溫度。”

霍慎之低下頭,含住她喝過的那頭:“彆有滋味。”

他冇叫雲姒從腿上下來,卻讓她餵給自己喝。

男女之間,總有很多手段。尤其是像九爺這般的,雖少甜言蜜語,但多的是讓她承受的辦法。

他等不到回房,在書房,便將她占得徹底。

情到濃時,雲姒在燭光下睜開眼。

那是他此生,見過的唯一能銘刻骨血的春色。

他捨不得她。

捨不得忘記。

回到了房間,雲姒拉開他的衣服,伏在他身後。

從醫藥箱裡拿出了原本給病人做標記的醫用筆,在他身上,用與他一樣的字跡,細細地寫著。

霍慎之撐著身在軟枕上,側眸去看雲姒。

煙青色的薄紗衣,籠罩著她細白如玉的身子。身上可見處,青紅交加的曖昧,還未全消,又添新的。

如瀑青絲隨意垂落,多數彆於而後,些許的,遮掩著胸前的光景。

隨著她的移動,那垂落的髮絲,依托在他後背,撩動著他。

“彆動!”

雲姒半個身子,貼在他後背:“正給你刺青呢,若是刺得難看了,可洗不掉,要跟你一輩子呢。而且……我是第一次。”

她這樣說,他便不動了。

猜著,也許是刺她的名字,依稀感覺著,有些像,卻又不像。

多半,是她手笨的緣故。

月上中天,雲姒動了動僵硬的脖子,一頭依靠在他身邊,看著他寵溺的眼,得意道:“好嘍!等你不認賬,我就把你衣服脫了,讓你好好看看。就說——這可是九爺您當初愛我至死不渝,非要我給你刺上去的呢!”

霍慎之將她拉到身下:“我會懷疑是你迷暈了我,給我弄的。”

雲姒的笑臉瞬間消失:“可真?”

他不再嚇她,隻親了親她的額頭:“若非我心甘情願,又是後腰那樣私密的位置,怎可能讓你亂塗亂畫。你刺了什麼?”

雲姒嗔怪地看他一眼,伸手摟著他:“不能說。”

霍慎之淡淡一笑,輕易將她翻過身,按在床上:“禮尚往來。”

他也不怕她疼了。

更像是故意的,想要她疼。

深深的,濃濃的,在雲姒後側腰的位置,刺了一個圖騰。

雲姒看得見,又覺得不是圖騰,問他是什麼意思,他卻不說。

隻抵著她,咬住她的耳根,沉聲含笑:“雲大夫,本王若是不認你了,你就給本王看看這個圖騰。於那隻有妻子才知道的字,‘律行’,分量相當。”

這一晚,於兩人而言,是刻骨銘心。

因為誰也不知道,明天會是什麼樣。

他擁著她,反覆疼愛,肆意沉淪。

天色儘明,雲姒再睜眼時,身邊已經冇人了。

她定定地看著暗色的帳幔,伸出手,貼在身旁的位置。

眼尾,落下一滴淚來。

他已經在強撐著陪她了。

一連三天,一道道的緊急軍情一封封地送上京。

百姓都在猜測,驍勇善戰的九爺,到底為什麼遲遲不肯出征。

更是在揣測,難不成,九爺為了跟皇帝鬨點權,連邊關將士,還有百姓們的死活,都不顧了?

升米養恩鬥米養仇,世人造神,更擅毀神。

不過十日的功夫,百姓們對霍慎之的怨氣,就登了頂。

雲姒站在書房窗前,看著他一遍遍細緻地寫著她的名字。

她知道,他把她的名字,忘了。

她也知道,他陷入了兩難。

“你去吧。”

雲姒走進書房,將粥放在桌案上,站在他的身邊。

看著因為強行留記憶男人,眼底皆是跟痛苦對抗的厲色。

她輕聲開口:“九哥,你去吧,我等你回來,絕不走。”

霍慎之看著雲姒,好半天,纔回憶起她是誰。

他伸手擁過雲姒,緊緊護在懷裡,聲音喑啞:“阿姒。”

雲姒閉上眼,推開他,也放了手:“去吧,我等你。”

清晨時分,雲姒站在城樓。

陸鶴看著下麵的大軍整裝待發,忍不住拉住雲姒的手腕:“師父,你怎麼不多留九爺一段時間!這一去,可是凶險無比啊!”

身後,城中。

突然之間響起了百姓的歡呼。

冇有哪個國家的子民,會不喜歡自己國家的國土更大。

他們,歡送著大周的鎮國大將遠征。

卻並不會想,他們的歡呼,伴隨著另一個國家的覆滅。

遠遠的,雲姒就看見。

九哥身著鐵甲,在青灰色的天光下,泛著寒光。

眉眼之間,皆是疏離冷漠,隻是再無掙紮厲色。

雲姒臉上無悲無喜,低聲呢喃:“他是個男人,又怎麼能沉溺兒女情長。而我,也捨不得看他痛苦。”

陸鶴臉上有悲傷:“師父,我知道你難過。”

雲姒輕笑了一聲,目光,隨著遠征大軍,從城內,到城外。

自始至終,眸光安靜,唇邊含著笑意:

“最快不過三個月,最慢,也不過半年時間。跟了一個征伐天下的男人,今後這樣分彆的時刻,會很多,冇什麼好期期哀哀的,倒有些小家子氣了。而且,我也有我的事情,要做的。”

她拿出一枚鑰匙。

陸鶴纔看見,那悲傷就被震驚代替:“師父,這是段氏山莊的藥典庫的鑰匙!”

“裡麵的醫學寶典,數不勝數,都是很多代老莊主累積的。隻可惜,到了最近那一代的老莊主,生的那女兒,雖有無比厲害的本事,卻無一顆治病救人的心。師父,你若是能學到裡麵的東西,那必然能成雙流!”

雲姒冇繼續看大軍遠行,便帶著陸鶴下城門:“從我知道開始,我就讓他吩咐人,去把那些藥典都給抄錄下來。如今,段氏山莊的藥典,都在我宅院的暗室裡放著了。多得很,足足堆了好幾個石室,夠咱們學了。”

“我也能看?這太好了!我也把南絳叫上,咱們一起學。”陸鶴高興得很,這樣一來,師父就不會想九爺了。

剛下到城門口,德勝公公就來了。

雲姒在坐著馬車進宮時,便看見,自己回來了快一個月,她那關門閉戶的藥堂斜對麵,開了一家新藥堂。

裡麵,排滿了人。

似乎比自己的藥堂開門時,還要多人。

皇宮之中一如往昔。

武宗帝的臉色,今日勉強算好。

雖然給出了那麼多的兵權,但是也能坐擁江山社稷,誰不愛呢?

最好,老九能把整個天下打下來,讓他做天下之主,那纔好!

“朕今日找你來,是太醫院配置出了一種新藥,說是吃了之後,就能大好,不用日日吃那些不間斷的藥了。朕啊,想要讓你給看看。”

說著,武宗帝坐在了桌前,朝著德勝公公抬了抬手:“雲姒啊,你跟陸鶴一起坐下,先陪朕用個早膳。那藥,還在路上。”

雲姒跟陸鶴相視一眼,兩人坐下之後。

德勝公公才把武宗帝最愛的那一道鴨子湯送上來。

雲姒不知為何,一時忍不住,轉頭捂住了口鼻:“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