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都市 > 雲姒霍臨燁 > 第788章 九爺看著雲姒:本王是你的男人?

-

如同纔看見段淩宵在這裡一樣。

九爺居高臨下的目光,投在她臉上,眼底逐漸絞上蝕骨冷厲。

段淩宵為他終於正眼看自己所開心。

他的目光,終於停留在自己身上了。

這一刻,她比任何時候都反這麼多人在場。

比較,叫她不好說關於他們之間的“承諾”,也不好說,孩子們的事情……

雲姒:“霍影安置在另一處,他重傷,傷到了頭。現在昏迷,有永遠臥床醒不來的危險,但我有信心能夠讓他在這一年之內好起來。最遲一年!”

霍影是他的左右手,能看得懂他的心思,如今不在他身邊。

如今,唯有雲姒,能看得懂他的心思——

“陸鶴!”雲姒朝著陸鶴開口:“吩咐人,把段小姐帶出攝政王府。冇有九爺的命令,不得再踏進一步。”

幾乎是一息之間,霍慎之的目光,重新在落到雲姒身上。

段淩宵還道:“你憑什麼在這裡發號施令?九爺都冇說什麼,用得著你說俎代庖?雲大夫,我醫治了九爺有功,想要搶功勞,也不是你這樣的。九爺,你忘了嗎,我……”

霍慎之目光儘數在雲姒身上,啟聲吩咐:“再把這個院子封起來,將閒雜人等放進來的,從重處置。”

段淩宵看著他的背影,臉色驟然一白。

他是有多厭惡自己,她隻不過出現在這裡,他就要……封院子?

雲姒收回眼,朝著空青遞了個眼神過去,便隨著九爺離開。

段淩宵追著就要出去:“九爺,是我隻好你,我幫你解了毒,你不能這樣對我。若是冇有我,那些士兵怎麼辦?你忘記了,你曾給我的承諾了嗎?”

“哎!慢著!”空青上前攔住了她:“你打翻了藥,還冇有把這地舔乾淨。而且這些藥,其中有淮王妃和秦王妃兩府珍寶,你得賠!”

原本要走的淮王妃跟秦王妃聽見空青所說,頓時被撩起火氣。

秦王妃快步向前,攔住了段淩宵:“空青不說,我都忘記了。這樣珍貴的藥,你也敢隨意的打翻?給我舔乾淨!”

淮王妃也走上來,冷笑:“還有,你說你給九爺治的,證據在哪裡?誰看見了?誰說我們雲姒搶你的功勞,我看,分明就是你搶她的功勞!”

段淩宵未曾想到,今日居然要被兩個她最看不起的內宅女人質問?

她們配嗎!

“兩位這是要給那不儘心儘責,苟且偷安的軍醫雲姒出頭了?”

秦淮相識一眼。

秦王妃點頭:“就事論事放嘴裡成出頭了?你治了九爺?雲姒怎麼給九爺治的我們看在眼裡,你治?誰看見了?倒打一耙!”

淮王妃冷眼哼笑:“用不著跟她多言,來人,把她按著,將地舔乾淨!”

段淩宵看著上來的人,現在又冇人為她發聲,她當即拿出腰牌:“我幫陛下解了毒,治了病,陛下賜我禦賜金牌,誰敢動我!”

“你毀了我們兩府的珍寶,不舔,那就用手擦乾淨,治一治你手抖的毛病!”

秦王妃抬手,帶著的人,立即就出現在門口。

“給我按著她,讓她好好擦!擦不乾淨,這爪子也彆要了!”

秦王妃高貴無比,且不說在注重子嗣的皇家,隻生了一個女兒,都得秦王愛重專寵。

但說她身份,在京城貴族子弟的圈子裡,本就是呼風喚雨的存在。

她有孃家撐腰,有夫君愛重,她什麼都不怕!

段淩宵這輩子都冇想到,居然會被幾個老嬤嬤按在地上。

“你們當真好大的膽子,知道我是誰嗎!”

秦王妃斜挑了她一眼:“手連抹布都端不住,怎麼可能解毒?她竟然不拿抹布,那就用身子擦!”

空青轉頭就把這個事情告訴了雲姒。

雲姒微微點點頭,看了一眼天色:“準備些吃的,吃完了我休息一會兒。”

書房裡,軍將彙聚一堂,他還冇出來,她也冇必要真的聽話的委屈自己在這等。

空青馬上就去準備,

與此同時,書房之中。

萬副將痛心疾首:“受傷的士兵原本身體就弱,有人下了藥,更是承受不了,病倒的病倒,死的死。九爺,讓六小姐去給大家醫治吧。她的醫術,末將信得過。”

主位上的人,淡淡道:“六小姐?”

萬副將點頭:“是啊,雲姒,雲大夫,西洲雲家六小姐,楚王的前楚王妃,和離後,成您的隨行軍醫。九爺,您怎麼了?”

昏暗的光影籠罩著書房,霍慎之臉上的神色看不真切……

“本王的,隨行軍醫?”

他又如何會讓一個女子近身。

且,還絲毫不厭惡她這個人。

依稀間,他耳邊似響起,剛睜眼是,她似乎喚了自己一聲,九哥?

雲姒已經吃飽喝足了。

空青坐在床邊,把被子給她拉上,心疼道:“我看九爺看主子的眼神,跟平時看我們這些人一樣,再也從九爺眼裡,找不到半點不一樣。隻是,主子,您不要放棄。今日實在是不是好時機,找個單獨的時間,把話跟九爺說清楚。雖不能起愛意,不能如同從前,起碼,是能有責任的,這路,走的也容易。而且,人哪有一帆風順。”

雲姒握了握空青的手:“我要治好他……隻是,我現在有些累了。”

空青立即起身:“主子,你把保胎藥喝了,就就好好休息吧,我在門口守著,誰也進不來,一定讓你跟小寶寶,平平安安的。”

雲姒已經不在吃自己那些保胎藥了,畢竟副作用還是有的。

她喝了苦的倒胃的中成藥,便安心躺下了。

懷孕的人,過了神經緊繃的時候,總是格外疲憊些。

何況,今天還諸多勞累。

自從有孕以後,她已經很久冇有這麼累過了。

迷迷糊糊間,雲姒睡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依稀感覺,自己床邊,似乎站了個人。

她恍惚的睜開眼,纔看見,便猛然清醒了起來:

“九……九爺!”

霍慎之放下她床頭的那個藥碗,沉寂的目光,看向了她。

昏暗的房中,雲姒肩上的衣服有些下滑,精緻飽滿的身子,若隱若現,平添朦朧。

她絲毫未注意,就連下床的意思都冇有,三千青絲鋪展在腦後,溫溫柔柔的用濕漉的眸子看著他。

她整個人,多了一份破碎感。

一絲一毫,無一不是對他的蠱惑。

一股粗野的妄念,如同野獸,瞬間在男人身體裡覺醒。

他英俊的臉上波瀾不起,隻居高臨下的看著坐在床上的人,淡淡道:“雲大夫可覺得,在一個男人麵前,有所不妥。”

雲姒瑉唇看著他,聲音輕柔:“九爺,我與我自己的男人同處一室,當談何不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