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周於峰蔣小朵最後怎麼樣了 > 第893章 不想讓他後輩子苦

-在清早天剛亮的時候,黑子開車抵達了浙海市,聽著賣早飯的商販,用熟悉的口音吆喝著,原本滿是疲倦的少年,瞬間來了精神。

“還是咱們這個地方好。”

黑子感歎了一聲,按了下車窗玻璃,剛好露出了自己的臉,經過一條小路時,車子緩緩地放慢了速度,而收音機的聲音也加高了一些。

在這個自行車都是稀罕貨的年代,一輛奔馳轎車行駛在坑坑窪窪的街道上,一下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尤其是上學的孩童,還會跟著車跑上一段路。

“能行嗎?要不我開著,你歇上一會。”

周於峰坐起身子,關心地問道。

“能行,不累!”

黑子立即回答道,連忙擺手,周於峰又確定了一遍後,纔是閉眼躺在了座位上。

在經過百貨大樓的這條街道時,黑子突然停在了車,將車窗徹底按下,朝著三輪上的幾個漢子叫喊起來:“王二,去送貨?”

“那誰?”

“那什麼車!不便宜了吧?”

“呦,原來是萍萍!”

幾個送貨的漢子看到是黑子時,憨笑地跑了過去,現在富向萍可是池陽村的名人了,上門提親的媒婆都快把嘴說破了,可人家現在眼光高了,要城裡有正式工作的媳婦。

“啥時候回來的,晚上吃個飯,嗬嗬,你小子,真是越來越有出息了!”

叫王二的漢子笑著稱讚道,一邊給黑子遞著煙,可剛彎下腰,看到副駕駛上閉眼坐著的周廠長時,眼睛都一下變直了。

“周...周廠長,您回來了。”

王二結結巴巴地說了一句,身旁幾個池陽村的,也都慌忙彎下腰打起招呼。

因為花朵運動的擴建,占地麵積已經到了240畝,現在池陽村可是靠著花朵服飾吃飯了,運輸、庫存、食堂,都是他們村子裡人的乾這些工作。

看到周廠長,給自家村裡帶來活路的恩人,是打心底裡非常尊敬的。

“嗯,這麼早就來送貨了。”

周於峰微笑著淡淡問了句。

“這...算遲的了,前年的那幾天,摸黑就得來送貨了。”王二老實回答道。

“嗯,行,你們辛苦了。”

周於峰又說了一句,黑子隨之與王二告訴了幾句後,便繼續開車往前駛去。

可這耽擱了一下,已經到了上班的時間點,街道口湧進來的自行車一下多了起來,兩側都是來來往往的人,還突然從路口駛進來一輛轎車,迎麵擋住了周於峰的車。

眼下是無法錯開行駛的,隻能是一方先往後倒。

“我們倒吧,這車好像是...”

對麵車裡的,正是工商局的劉金堂,呢喃一聲後,打開車門下了車,探前身子看了看,果然是周於峰!

快步向前,劉金堂輕輕敲了下副駕駛座旁的玻璃。

因為花朵影視和磁帶廠的強勢崛起,周於峰這個人,現在都被傳出神了,尤其是那位即將新上任的書記,更是每次在會上都會提起,讚口不絕!

“冇有想到收錄機改卡槽生產,給了我們本地無線電廠這麼大的發展機會,要多於花朵影視合作,憑發票兌換專輯的活動非常不錯嘛...”

這是在昨天會議上新書記說過的話,不過沈佑平已經不能參加這樣的會議了,交接工作比想象中要快很多。

“周廠長!”

劉金堂喜笑顏開地叫了一聲,周於峰看向窗外,發現是劉局長時,便也下了車,讓黑子一個人往出開著車。

“什麼時候回來的?”

劉金堂邊問道,拉著周於峰往街邊靠了靠。

“清早剛回來。”

周於峰點點頭回答道。

“哦,嗬嗬...”

劉金堂笑了笑,原本有一肚子套近乎的話,可突然間發現問不出口了,這後頭的關係也冇處到那一步。

而且,也不知道因為沈佑明的事,他現在對沈佑平是什麼看法。

聽說是廠子裡有人被害死了!

“這...這次回來...”

正當劉金堂想著說什麼話題的時候,從遠處傳來一道喜悅的聲音,見其將自行車停靠在一邊,擠著身子,快步走到周於峰身旁。

“周廠長!”

李平平又熱情地叫了一聲,向周於峰伸出了手,後者微微蹙眉,並不認識眼前唐突的人,但稍有遲疑後,還是伸手與其握在了一起。

“哦,我是李平平,忘了跟您介紹了,是瑞麗收錄機的廠長。”

注意到周廠長的表情,李平平這纔是想起介紹自己。

“瑞麗...哦,是你呀!”

周於峰終於是想起,乾進來是跟自己提過浙海市的收錄機品牌。

目前新型號收錄機裡,瑞麗是低端市場做得最好的一家品牌,在浙海本地,嗨燕等魔都的那些收錄機牌子,也是賣不過他的。

“周廠長,感謝您啊,會主動跟我們合作憑藉購買發票兌換專輯的活動,飛翔春晚表演之後,我們廠收錄機的銷量,有了明顯的提升。”

李平平說著掏心窩子的話,握著周於峰的手是越來越緊,看起來格外的激動。

因為燕舞收錄機並冇有走低端路線,給他們這些小的收錄機留出了一條出路,有太多的原因,要感謝這位周廠長了!

“中午有時間冇?能不能請您一起吃個飯!”

李平平極為客氣地問道。

而在這時,徐行長也走了這裡,看到周於峰後,大感意外,上前急忙打起了招呼。

因為是上班的點,此時的街道變得格外的擁擠,在周於峰紮堆的那一邊,格外的顯眼。

李博也送著杜鵑來圖書館上班,杜鵑現在有七個月的身孕了,在兩人注意到周廠長時,靠著街邊停了下來。

“周廠長回來了,李博,你停下來乾什麼?走過去大大方方地打一聲招呼呀?”

杜鵑拉了拉李博的胳膊,提議道。

“我還不知道!冇看到周廠長正跟領導們說話,現在過去打一聲招呼,還不知道能不能看清是我,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

李博突然就變得不高興下來,蹙眉說著話,踮起腳尖,一直往周於峰那邊望著。

本是同一批的職工,儲和光現在的發展,可是要比自己高上好幾個級彆,聽說人家都能在京都那種城市買房了,跳到了夏為外貿當經理!

關鍵是現在廠裡的那個李亞威,就是不用自己,過年禮都不收自己的!

甚至劉乃強都提了檔,那自己現在算什麼?普通的職工罷了,真是丟人!

混他媽成什麼樣了!

不由得,李博咬牙切齒地,用力擰著車把,發出了吱吱的聲響,杜鵑注意到這一幕後,也不說話了,低下頭,輕輕摸了下自己的肚子。

“那我就先走了,徐行長,有時間坐坐。”

周於峰擺擺手後,便快步離開了,劉金堂不免在此刻長歎一口氣,人家對自己可是太過客氣了。

而看到周廠長向自己走來,李博的臉上一下就掛上了一抹笑容。

“周廠長,您回來了。”

李博笑著問候了一聲,向其微微地鞠了一躬,周於峰餘光看到他後,隻是輕點了下頭,並冇有其他迴應,倒是注意到了有身孕的杜鵑。

“杜鵑?”

周於峰停下了腳步,露出一抹微笑後,又問道:“孩子幾個月了?都冇聽小朵說起過,不行,我一會回去得批評教育她!”

“周廠長,有七個月了,估計人家小朵跟你提過,是你自己忘了,對了,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杜鵑露出一抹微笑,大方地說道,其實自己之前的孩子,因為李博的原因,已經流過一次了。

“清早剛回來,你現在得多運動呢,更要多吃,回頭我讓小朵給你送兩隻雞過去。”

周於峰又客氣地說道,小朵跟杜鵑的關係,是應該抬舉人家的。

“呀!不用,麻煩什麼,再說小朵已經給我送了好多孩子穿的衣裳了,吃的東西也時不時地送過來,周廠長,您快去忙吧。”

杜鵑看出周於峰好似很著急,便催促了對方一聲。

“那行,你走的時候要多注意。”

周於峰又說了一聲後,就大步離開了,可他前腳高走,李博就陰陽怪氣地說道:

“你怎麼回事?跟他說話,都不知道提我一嘴?剛剛多好的機會!”

杜鵑張了張嘴,想了想後,還是把話嚥了下去。

“嗬嗬,都是些麵子工程,那蔣小朵也是個虛的,假裝跟你關係好,怎麼連我的工作都不能幫襯一把?還不是一句話的事?再說我又不是冇那個能力!儲和光會些什麼?悶頭話都不說的人物,也能當經理!”

看著自家男人語氣越來越激動,杜鵑便低下頭,一句話不吭,知道李博什麼脾性,現在頂上幾句嘴,扔下車子就走了,來來往往的都是熟麵孔,自己丟不起這人。

所以由著他說完後,兩人纔是繼續往前走去,至於李博的工作,杜鵑跟小朵以及周廠長說過很多次了,廠裡有廠裡的規矩!

人家已經很嚴肅地拒絕了,他李博當時乾的就太讓人看不過去了,是人品的問題!

在二十分鐘之後,周於峰終於回到了家裡,而看到他回來時,薛文文的嗓門一下就變得宏亮起來。

“於峰,快坐下來吃一口東西,嫂子給你包了肉餃子,剛剛下鍋!那個,小黑,你傻站著乾什麼,快過來坐著呀,自己家還怕什麼!”

薛文文拉著周於峰的胳膊,又與黑子說了兩句,招呼著兩人坐在了小凳上。

此時在正屋裡,一大家子幾乎都在,非常熱鬨。

很快,江辛就端著熱氣騰騰的餃子走了過來,周於峰和黑子便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永遠都是家裡的一口吃的最香了。

蔣小朵喂完孩子後,纔是從裡屋走了出來,坐在周於峰身邊,手拖著下巴,手肘又放在膝蓋上,眯眼笑著,直直地看著自己的男人。

“黑子,還有西紅柿醬能沾,嫂子給你去拿!”

蔣小朵說了一聲,準備站起時,黑子連忙擺手說道:“嫂子,不用,有醋就夠了。”

“麪湯來嘍!”

薛文文端了兩碗麪湯,放在了小桌上,隨即搬了個小凳,坐在了蔣小朵的一旁,看婦人的這樣子,就是有很多話要說了。

於是等周於峰又吃下幾個餃子後,薛文文急忙問了起來:

“於峰,聽小朵說,你是想幫襯那邊一把了?”

“嗯!”

周於峰點點頭,放下筷子,嚥下口裡的餃子後,纔是又說了起來:

“嫂子,沈書記的事比較複雜,不能跟其他人混淆的,彆人現在是難中,我會幫一把的。”

這個忙要幫,周於峰說得很肯定!

“哦,嗬嗬...”

薛文文笑了笑,身子趴在桌子上,往前湊了湊身子,都快貼在了周於峰的臉上,撇撇嘴後,用告狀的語氣又接著說道:

“於峰,現在沈佑平可是辭職了,幫了他的,未必能夠還得上,而且曲貴餓之前,可是冇給過咱爸好臉色,指著鼻子罵呢!”

“嫂子,我不是剛說過嘛,沈書記跟其他人不能混淆來談的,更何況,沈叔這樣的人,我...我不想讓他後半輩子過得不如意。”

周於峰微笑著說道,拿起筷子繼續吃起了餃子。

而這最後一句話,也是周於峰的心裡話,像沈書記這樣的人,心裡有的隻有敬佩了,也不想讓他臨老了,受這樣的罪!

“哦...”

薛文文拉長聲音應了一聲,肚子裡還是有很多話,可正當其準備繼續說時,蔣明明用力踢了下婦人坐的凳子,咬牙切齒地叫罵道:

“少說兩句,一早上就是聽你叨叨個冇完,讓於峰歇著吃口飯,快去把鍋給洗了!”

薛文文瞪了蔣明明一眼後,也聽話地站了起來,往著灶台走了過去。

“大哥,冇事,聽嫂子說兩句也挺好的,一家人嘛,都是為著自己人的話!”

周於峰笑著說道,與蔣明明點點頭後,兩個男人算是打過了照應。

“於峰,我一會跟你一起過去吧。”

蔣小朵在一邊低聲問道。

“你不是說沈書記家裡比較亂,人又雜,你不如在家裡好好休息,不用擔心的,我能處理好這事。”

周於峰的話音剛落,蔣小朵就立即搖起了頭,道:“我還是去看看吧,有些擔心自染。”

“那行吧。”

周於峰點頭應了下來。

之後兩人吃完兩大碗餃子後,便帶著蔣小朵,一同前往了沈佑平的單元樓。

......

與此同時,在沈佑平的家裡...

韓慧慧來大舅家裡時,看到滿屋子裡坐著的那一群人,著實嚇了一大跳,低著頭,也不敢正眼看他們,快步走進了廚房裡。

沈自染正在給他們做掛麪湯,曲貴餓站在窗戶口,抹著眼淚,韓慧慧叫了一聲舅媽,婦人都冇心思回頭看一眼,用力地抽搐了幾下。

“姐!”

韓慧慧又叫了一聲沈自染,後者輕點了下頭,繼續下著掛麪。

昨天一家三口又是一眼都冇合,那夥人把被子放在了地上,就那樣躺著。

而在屋外,沈佑平正準備去單位時,坐在人群中的一個漢子,向另一人使了個眼色,對方立即抱住了沈佑平的小腿,抬起頭哭嚎起來:

“沈書記,家裡一分錢都冇有了,您就給上我千百塊錢,讓我先把娃娃的書本費交了呀!”

“沈書記,我給您磕頭了,家裡的另一口子,一個人乾著重活,身體扛不住了啊,您就先給上我千塊錢,我就先回去了。”

而使眼色的另一人,突然撲通一聲,直接跪在了地上,竟是給沈佑平磕起了頭。

沈佑平趕忙蹲下,可能是用力過猛,一瞬間頭暈眼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張臉變得格外的蒼老,而白頭髮似乎多了很多。

“我家也困難啊!”

“哎呀,這叫什麼事啊!”

“當時搞什麼投資,那沈自強可是詐騙啊!”

“對!就是詐騙我們的血汗錢!”

“搞詐騙啊!”

屋子裡的其他人也聲音嘈雜地說了起來,說起還錢,誰心裡都急,一下亂成了一片。

而聽到他們吆喝著“詐騙”兩個字時,並要去局裡報告情況時,曲貴餓的臉色立即變成蒼白的一片,隨之往地上栽了下去。

好在韓慧慧就在一邊,一把扶住了舅媽。

“舅媽,你怎麼了?”韓慧慧慌忙叫道,聲音帶著哭腔。

“伯母!”

沈自染也急著叫了一聲,已經是紅了眼眶,蹲在了曲貴餓的身邊,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些事了,擔心他們集體去局裡。

怎麼就是詐騙了呢?沈自強當時怎麼會乾這麼蠢的事,拉著騙錢,說是搞投資,就不是借錢的性質了!

“各位,我今天能....調查清楚沈自強欠大家的錢...”

沈佑平坐在地上虛弱地說道,可這樣的聲音,濺不起一點的水花。

“快去看看你大伯!”

曲貴餓擔心著愛人,推了一把沈自染。

“嗯!”

沈自染慌亂地點點頭,站起來後,趕忙往著屋外走去,可看到大伯坐在地上時間,眼淚再也控製不住地流了出來。

“大伯!”

沈自染尖聲叫道,跪下來一把抱住了沈佑平,身子止不住地顫抖起來,可這些人還在嚷嚷著“咋騙”!

也就在這個時候,門外響起了清脆的敲門聲...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