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入庫時間
林夢秋沈徹全文閱讀
林夢秋沈徹全文閱讀 作者:林夢秋沈徹 分類: 都市 0 人在讀
,就彆繼續跟我說和好的話了。”沈徹淡淡道:“我不會跟她和好,當時分手就說了,不會再有以後。”林夢秋說:“那你還來找她?”...林夢秋沉默了好半天,才把自己的話給補全來:“法律都要求一夫一妻製,你也隻能選擇一個。你要是對她有情義,就彆繼續跟我說和好的話了。”沈徹淡淡道:“我不會跟她和好,當時分手就說了,不會再有以後。”林夢秋說:“那你還來找她?”然後她就在沈徹臉上看到片刻有關茫然的神色,隻不過很快他就恢複冷靜,語氣鬆弛有度:“之前習慣她了而已。習慣和喜歡,那是兩回事。”林夢秋在心裡說,不是這樣的,
沈從安葉清清何若曦無彈窗免費閱讀
反應將眉頭立時又擰緊了兩分。或許是心態上的轉變,如今他再看何若曦的時候,隻覺得陌生。曾經那個需要自己來保護的女孩,好像早就消失了,隻剩下現在這個滿心算計和內心醜陋的軀殼……...她一邊思索,一邊迅速揚起一抹驚喜的笑容,若無其事的邀他進屋,“霆烜,我聽說劇組那邊出事了,嚴重嗎?”沈從安端著咖啡的動作頓了頓,意味深長的瞥了她一眼,纔不緊不慢的道:“人還冇找到。”何若曦聞言,適時地露出焦急的表情,“那可怎麼辦?劉影後在這個圈子裡的影響力不低,如今她的孩子出了事,這部電影還有上映的可能嗎?”何若曦喋喋不
腹黑相公美如花筆趣閣
:沈從安眼眸微眯,眼底深處閃過一抹驚訝。他本隻是感覺蹊蹺,冇成想竟真的會查到些東西這是否說明,葉清清有可能真的還活著?沈從安思忖片刻片刻,沉聲吩咐:“繼續盯著黎燁和葉家那邊,一有動靜立刻向我彙報。”...沈從安猛地蹙緊眉頭,幽暗的眸子緊緊鎖定在病曆報告上,臉色一瞬間陰沉到了極點。她生病了,為什麼不告訴他?他腦中忽然閃過她吃藥的畫麵。當時被自己看見時,她還一臉慌張的解釋是醫生開的保健品,是不是那個時候,就已經病得很嚴重了?怪不得她會突然堅持要補上蜜月,是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了麼?那幾天臉色那麼差,卻還
腹黑相公美如花大結局免費閱讀
她這個真正的傅太太。這一瞬,葉清清想了很多,可腦海裡卻一片空白。她掃了眼時間,恰好看到螢幕裡彈出了沈從安的回答:“嗯。”葉清清按熄螢幕,不想再看會讓她難過的話語。...忽然,一股熱流湧上鼻間。緊接著一滴殷紅砸向桌麵,破碎後又很快暈開。何若曦看著鼻尖突然湧出鮮血的葉清清,眸色微變:“你流鼻血了。”葉清清抬手摸去,才知道自己不知何時竟流了鼻血!她忙從包裡抽出紙,狼狽收拾著手上和鼻間的血跡:“老毛病了。”“劇本我會再考慮考慮。”拋下這一句話,她起身快步離開。炎炎夏日,午後陽光更加炙人。葉清清走在街邊,
韓夢瑤魏霆驍月光下的你
的癌細胞擴散的很快,作為醫生,我建議您最好儘早住院治療!”韓夢瑤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又能陪魏霆驍多久。但她知道,自己會先一步離開他的生活……...衛生間。韓夢瑤照常將一把白花葯丸嚥下。她看著鏡中自己蒼白的麵色,耳邊突然迴響起醫生的話。“韓小姐,您的癌細胞擴散的很快,作為醫生,我建議您最好儘早住院治療!”韓夢瑤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又能陪魏霆驍多久。但她知道,自己會先一步離開他的生活……次日。韓夢瑤按照助理約好的地址和時間,找到了約好的咖啡廳。指定的位置上坐著一個長髮女人,正低頭翻看著雜誌,一副
葉青青沈從安小說
葉青青沈從安小說 作者:葉青青沈從安 分類: 都市 0 人在讀
手術室了。陸久為三哥請來了錦城最好的內科專家······”蘇秦邊說邊從後視鏡打量葉清清的表情。哈哈,陸久那小子十萬塊到手咯!車子急速駛入惠安醫院。葉清清下車時,因為緊張差點摔倒。...“陸久禦女無數,堪稱脂粉堆裡的英雄。與女人打交道的資曆,可謂是教科書級彆的。咱們不妨讓步陸久試一試。”沈從安沉寂的眼眸中泛起莫名的光芒,“我有一個條件,不許傷害到葉清清。”“我去!”陸久撇嘴,“三哥,你這輩子算是折葉清清手裡了!”過了淩晨,葉清清依舊輾轉難眠。被調成靜音的手機不停地閃屏。她看了下,是個冇有備註過的號
漫天燈火大結局小說
漫天燈火大結局小說 作者:祁崟流離 分類: 都市 0 人在讀
他,才意識到自己還坐在地上。活像個……潑婦。我連忙站起來,依舊不忘行禮。...我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反正眼睛都哭累了,摸起手帕揩著鼻涕。哭好了?祁崟的聲音從我頭頂傳來,我抬起頭看他,才意識到自己還坐在地上。活像個……潑婦。我連忙站起來,依舊不忘行禮。有時候我覺得禮儀真是好東西,可以將兩個人的關係涇渭分明地扯開。讓地位低的那一方時刻保持清醒和冷靜。這手帕你還留著?我瞧了瞧剛剛揩鼻涕的手帕,頓了一下,將它遞到祁崟麵前:你想要,就還給你。我看見祁崟眼裡含著明顯的嫌棄,他的身子也在微微後仰。頓時我的心情
沈從安葉清清何若曦的小說叫什麼
粉絲將她和沈從安認為天造地設的一對,而她何若曦在這裡麵像個第三者!明明她纔是先來的那個!所以她要在這個圈子裡站得更高,讓所有人都無可指摘!...頓了頓,又漫不經心的補充了一句,“劇組這邊葉凰可以全權處理,你留下冇有任何意義。”他不是傻子,看得出何若曦對劇組根本就不熟悉,所以留不留下意義不大。“什麼?”何若曦心裡躊躇半響卻等來這麼一句,不禁錯愕。回過神來,臉色大變,激動的抓住沈從安的胳膊,聲音焦急,“霆烜,你聽我解釋,我……”小臂上傳來的痛令沈從安微微蹙眉,他心中微歎,語氣變得複雜起來,“若曦,你